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大运汽车账上的货币资金储备达到了11.86亿元,而其短期借款只有5亿元,其长期借款更是只有507万元——账上的货币资金远高于有息负债规模,由此导致的结果便是:大运汽车去年上半年的利息收入达到5888万元的同时,其同期的利息支出只有858万元,大运汽车当期由此实现了4440万元的净财务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运汽车的产品体系中,唯一能跟创业板发生某种关联的恐怕就是该公司的新能源货运卡车产品,但问题是,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大运汽车来自新能源整车的产销收入只占其总营收比例的3.81%,2017年,大运汽车新能源车型贡献的收入更是只占其当年总营收的0.1%;除此之外,大运汽车的销售渠道布局与福田汽车和中国重汽也基本无二致,因此无论是从业务体量还是从主营业务构成或是渠道布局来看,大运汽车似乎很难跟创业板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