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摸排情况看,中央企业作为甲方,与民营企业在执行合同近700万份,金额超过10万亿元,共清理出逾期欠款1116亿元,占在执行合同金额的1.1%。同时,中央企业每年发放农民工工资约2500亿元,大多数企业能够按时发放农民工工资,并按规定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超过180亿元,但有少数中央企业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拖欠金额8.2亿元。

确定红线范围是重点,也是难点,难就难在要处理好开发和保护的关系。当前,一些地方存在顾虑,担心红线范围划大了影响经济发展,希望预留更多发展空间。